行者旅游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今天是:

行者旅游

当前位置: Home > 酒店资讯 >

酒店浴室简史

时间:2018-09-25 17:09来源: 阅读度:

  最早期的高档酒店,客房里都没有配置浴室和厕所。

  衡量一家酒店的档次,

 

  客房大小和豪华程度无疑是最重要的标准之一;

 

  而衡量酒店客房的档次,主要看

 

  浴室(洗手间)的大小和豪华程度,

 

  而非卧室。

 

  这就像住宅一样。

 

  中产阶级也可以花钱把卧室装潢得

 

  华丽气派,贵气十足,

 

  但是真正的豪宅,卧室里的洗手间面积,

 

  就和中产住宅的卧室大小相当。

 

  这一原理也适用于判别

 

  真正的奢华酒店和标准五星级酒店。

 

  最近上海宝格丽酒店的几篇微信软文就让很多网友感叹“贫穷限制了想象力”。因为它们都提到了“浴缸是由整块巴基斯坦绿色缟玛瑙砌成的”,这是很多人(包括我)第一次听到这种玛瑙。在此也澄清一下,其实不是浴缸由玛瑙制成的,而是浴缸的台座。

▲ 上海宝格丽酒店的洗手间,图片来自宝格丽酒店官网

 

  上海艾迪逊酒店的客房洗手间极其简洁,不过造价不菲。洗漱台的台座,是由一整块大理石打磨成的。相比之下,一般的五星级酒店,通常是在木制或水泥台座表面上贴上一层大理石薄片。

▲ 最新开业的上海艾迪逊酒店的浴室洗漱台的台座是一整块大理石打磨而成的(摄影:小麦姐)

 

  今天如此奢华讲究的客房洗手间,在高档酒店业刚兴起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呢?

 

  第一次浴室革命

 

  第一个事实是:最早期的高档酒店,客房里都没有配置浴室和厕所。你要洗澡吗?请到地下一层的公共澡堂去。位于波士顿的Tremont House被誉为“美国第一家豪华酒店”,开业于1829年。之所以被誉为“第一家豪华酒店”,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它为客人们在酒店内部(地下一层)设立了公共浴室,而且可以洗热水澡:冷水直接通过管道由屋顶的蓄水箱流到浴缸里,这是酒店业第一次采用“自来水”,而不必由pageboy提着一桶一桶水往浴缸里灌;浴缸都是铜制或铁制的,底下可以烧燃气把水加热。在酒店里面有公共澡堂可以洗热水澡,这被视为酒店业一次重大“浴室革命”。Tremont House 的客房里也没有厕所,在一楼设有公厕,一共有八个厕位。

▲ Tremont House是“全球第一家豪华酒店”,在酒店业第一次引入自来水和可以洗热水澡的浴室 (图片来自网络)

 

  在此后的几十年里,一家高档酒店配置的浴室数量的多少,决定着酒店档次的高低。继Tremont House之后,位于纽约、华盛顿、伦敦等主要城市的高档酒店,开始在每一个客房楼层设置公共浴室,浴室通常和厕所连在一起。1860年日本代表团第一次访美,住在华盛顿著名的威拉徳酒店。日本人发现它的每个客房楼层只配备一间浴室,浴室里只配备一个浴缸。他们有一起共浴的习惯,因此就几个人挤在浴缸里泡澡,让美国人都大跌眼镜。

 

  日本代表团的一位成员在威拉徳酒店还闹过另外一个笑话。他很不习惯酒店的软枕头,睡不好觉,很是苦恼。无意中他发现床下有一个长条状的白色瓷器,和日本的硬木枕头形状很相似,于是他就拿来当枕头用,感觉很舒服。第二天清扫房间的女仆看到放在床头的瓷器,大吃一惊,问明情况后不禁失笑,后来日本人明白这其实是个便壶。因为房间里没有厕所,楼层的公共厕所又比较远,酒店为每个房间都配备了便壶应急。

▲ 1860年前后的“老华盛顿威拉德酒店”,现在的威拉德洲际酒店是在老威拉德酒店原址上重建的(图片来自1900年前后威拉德酒店宣传册,作者收藏)

 

  第二次浴室革命

 

  即使到了1889年欧洲最豪华的酒店萨伏伊酒店(SAVOY, 现在由费尔蒙酒店集团管理)开业,人们都还认为配置更多浴室(带厕所)是非常奢侈的事情。萨伏伊酒店的业主要为这间256套客房的酒店配置60多个浴室,建筑师感到不可思议,他反诘道: “难道住这家酒店的客人都是两栖动物吗?”

 

  萨伏伊的这60多个浴室,大部分都配置在了酒店的套房里。没有配置浴室的客房,都安上了一个洗手台,供客人进行简单的个人卫生清洁。如果要洗澡这么办?我收藏了一本伦敦 Piccadilly酒店(现在为伦敦艾美酒店)的brochure,出版于1908年,上面列出了在卧室里进行“洗刷”的收费标准(见下图), 它这样写道:“ Baths, Hip or Sponge (in bedroom),  1s.0d.” 这个我也没太搞懂,如果你英文不错,不妨自行揣摩其中含义。

▲ 伦敦Piccadilly酒店1908年的宣传册,列出了部分服务项目的价目表,包括在卧室洗刷身体需要支付的费用:1先令(宣传册由作者收藏)

 

  欧洲第一家每个房间都联通私人浴室的酒店,是1895年开业的罗马大饭店(现在的罗马瑞吉酒店),由萨伏伊酒店公司投资、凯撒·丽兹负责筹建。注意,这里说的不是“每个房间都配置浴室”,而是“每个房间都联通浴室”。一开始我也不太清楚其中的差异,直到我看到了伦敦丽兹酒店(1906年开业)早期的客房平面图:通过巧妙的布局,每两个或三个客房卧室都直接和洗手间相通。换而言之,如果这几间卧室都由来自不同地方的客人居住,他们将不得不合用一间浴室(和厕位)。

▲ 伦敦丽兹酒店的客房楼层布局图(1906),来自酒店出版的古董级宣传册,作者收藏

 

  巴黎丽兹酒店据称是巴黎第一家“每个客房都配备私人浴室”的酒店,开业于1898年。从巴黎丽兹酒店保存下来的客房楼层平面图来看,它确实做到了这一点。不过,更加确切的表述,应该是“每一个主人客房都配备一个浴室”,因为那个年代很多贵族富豪都带着男仆女佣旅行,酒店为这样的客人都准备了随从客房,房间面积都很小,且不带浴室。凯撒·丽兹这一举动可以被视为酒店业第二次“浴室革命”。

▲ 巴黎丽兹酒店的建筑平面图(1898年),平面图的1898年古董级印刷品由作者收藏

 

  第三次浴室革命

 

  这么来看,真正做到“每一个房间都配备一个浴室”的酒店大亨,确实是斯塔特勒。他的第一家“永久性”酒店是位于水牛城的斯塔特勒酒店,开业于1907年。当他告诉建筑设计师酒店每间房都需要配置浴室时,建筑师下巴都快掉了。

 

  “您是想在这里建造一家豪华酒店吗?我真怀疑这个城市是否适合开发一家豪华酒店。”建筑师问。

 

  “谁说我要建造一家豪华酒店的?”斯塔特勒回答,“我要造的是一家商务酒店,主要服务销售员和家庭旅行者,但是这家酒店在服务、舒适、私密性方面将超过之前的任何酒店。我甚至已经想好了广告语:一间卧室和一间浴室只需要一美元50美分。”

▲ 斯塔特勒酒店的信签纸和酒店著名的广告语(1908年),信函原件由作者收藏

 

  建筑师质疑配置如此多浴室将大大增加酒店的建造成本。斯塔特勒不以为然,告诉他:“造价不会太高,我来告诉你我是怎么想的。”斯塔特勒拿起笔在建筑草图上绘制了他关于客房楼层浴室的设计规划——今天我们的酒店卫生间规划基本上还在沿袭他当年(110年前!)的这一主意:每两间客房的卫生间都背靠背放在一起,这样就可以共用一套给排水系统和管道井,从而大大降低建造成本。

 

  斯塔特勒先生在后续的20多年里打造出了多家连锁酒店,每一间连锁酒店最重要的广告语都是“500间(或1000间)卧室,500间(或1000间)浴室”。这句广告语印在每一家酒店的信签纸上,以及每一家酒店发布的平面广告上。这是酒店历史上影响最为深远的一句广告语,带动了酒店业的“第三次浴室革命”。

▲ 斯塔特勒连锁系统的一则平面广告(1917年前后),广告印刷品原件由作者收藏

 

  “每间客房配置一间浴室”在20世纪中期已经成为酒店行业通行标准,不过仍然仅限于高档酒店。一些中档定位的酒店基于建造成本考虑,并没有做到这一点,多伦多一家机场酒店就是如此。五十年代末期一对住在这家酒店的新婚夫妇半夜被惊醒了。

 

  “有人在我们的房间里!” 妻子半夜推醒丈夫。

 

  “别神经兮兮的。”丈夫说。

 

  “我没搞错!就是有人在我们的浴室里!”

 

  丈夫起身去查看了卫生间。卫生间没人,但是确实有人进来过了,刚刚离开。丈夫进一步发现,这间浴室是和相邻的客房共用的。

 

  这对夫妇的这段经历,让丈夫看到了一个重大的商业机会,他开始考虑投资酒店:如果这么一家洗手间都需要和别人共用的酒店生意都如此不错,建造一家真正一流的中档酒店生意必火:每个客房都有专用的浴室。这位丈夫名叫伊莎多瓦·夏普,他的第一家酒店于1961年开业,是一家120多个房间的汽车旅馆,他给他的酒店取名“四季酒店”。没错,他后来打造了一个全球性奢华酒店连锁集团——四季酒店集团。

▲ 第一家四季酒店,开业于1961年,档次确实相当于今天中国的“全季酒店”,图片来自网络

 

  在我刚从事酒店业的时候(1998年),中国的很多四星级、五星级酒店的浴室几乎都还是一个格局:一个封闭式的小空间,一推开洗手间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厕位,一边是浴缸(带淋浴龙头和浴帘),一边是洗手台。

 

  记得那时候我所在的酒店的总经理写了一篇文章,非常重要的一个诉求,就是劝告客人们“为了安全,在冲凉的时候一定记得把浴帘拉上,免得弄湿地面而容易滑倒。”

 

  后来浴室的格局开始变化,面积也开始变大。2000年后大部分新建的酒店,推门进去第一眼不再是厕位了,而是洗手台和镜子,一边是厕位(五星级酒店还增加了淋浴房),一边是浴缸。通透式的浴室开始出现,最早是羞答答地在浴室和卧室之间的墙上开出一扇大窗,装上玻璃。很多酒店经理为了这面玻璃墙煞费苦心——有说半透明玻璃好的,有说玻璃墙面积不宜大的,有说可以装上电动窗帘的。最为夸张的案例,是北京某一家酒店,为浴室装上了一面“智能玻璃墙”,人一进去,为了隐私,一按按钮,玻璃马上打满了马赛克,据说这样的一块高科技玻璃窗需要花费好几万。

 

  2010年之后,浴室的设计趋势是越来越开放,和卧室之间的界线越来越模糊。当前最为风行的做法,是浴室和卧室之间没有硬体墙的阻隔,大多采用移动拉门——可全开,可半开,完全取决于客人的喜好。不过,仍然有一些传统的奢华品牌,坚守着不敞开洗手间的做法,例如丽思卡尔顿和瑞吉。

▲ 纽约瑞吉酒店当年的客房浴室(1905年),今天看来实在狭小而寒碜,图片来自作者收藏的瑞吉酒店1905年古董宣传册

▲ 今天的上海静安瑞吉酒店的套房浴室(2017年),图片来自酒店官网

 

  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富裕人群的增加,

 

  相信酒店浴室的科技含量和豪华程度,

 

  必然越来越高,在中国的酒店尤其热衷于此。

 

  不过,对于高档酒店而言,

 

  看得见的东西固然重要

 

  (例如豪华的硬件和服务员的笑容),

 

  让人安心的隐性品质、令人愉悦的精神享受

 

  才是真正奢华的奥秘所在。

 

  当我们住在五星级酒店,享受着

 

  镀金水龙头和巴基斯坦玛瑙玉石浴缸台座,

 

  却担心着马桶坐便器是否消过毒,

 

  漱口水杯是否被妥善清洗过,浴缸是否真正干净,

 

  这实在是当前酒店业最大的悲哀。


360搜索:酒店浴室简史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酒店浴室简史 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