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旅游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今天是:

行者旅游

当前位置: Home > 酒店资讯 >

要钱还是要命?安邦、海航与万达的沉浮记

时间:2018-08-07 09:48来源:TripMaster.CN 阅读度:

  一年之前的看似偶然,一年后都成了必然。

  时间回拨到2017年6月22日。

  上午9点,万达电影开盘后便震荡下行,盘中突然快速下跌。截至午间收盘,该股股价报51.95元,跌9.87%,逼近跌停,市值缩水超过60亿元,但成交量持续放大。

  资本行为的背后,是因为当天有消息传说,银监会正要求各家银行对包括万达、海航集团、安邦、复星在内的多家近年来海外投资比较凶猛、在银行业又敞口较大的民营企业集团,进行授信及风险排查。

  于是许多大行,先后自主采取了避险措施,对这部分企业的有关债券进行了抛售、清仓。

  那天午间,针对债券被抛售事宜,万达集团在官网严正辟谣。

  一年后,再回看那天“传言”里的主角——

  安邦保险集团原董事长兼CEO吴小晖,已被带走一年有余,其一审罪名包括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被判有期徒刑18年,没收财产105亿元。

  他不服,提起无罪上诉。而安邦集团,目前由保监会监管,旗下地产类资产由远洋接手。

  今年里,海航已经接连出售了包括希尔顿酒店、香港启德地产项目及部分德意志银行股权在内的多宗资产,交易总作价超过1000亿人民币。

  6月份时,有传言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去世,后被辟谣。

  7月3日时,海航集团原董事长王健因在法国南部阿维尼翁附近的奔牛村公务考察时爬上墙头拍照,不慎从高处坠落导致重伤,经抢救无效,意外陨落他乡,享年57岁。

  万达呢,去年7月19日,万达商业、融创集团、富力地产在北京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万达商业将北京万达嘉华等77个酒店以199.0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富力地产,将西双版纳万达文旅项目、南昌万达文旅项目等13个文旅项目91%股权以438.44亿元的价格转让给融创房地产集团,两项交易总金额637.5亿元。

  今年里,万达还出售了澳大利亚物业项目控股公司全部股权、伦敦物业项目60%股权等海外项目,最近据传还在寻求买家,以出售位于美国洛杉矶的加州贝弗利山庄地块。相比上述几个创始人,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没有锒铛,依然健康活着,且在不少场合继续出席露脸。

  人的命运不尽相同,企业的命运却是殊途同归——在去年的全球500强排名里,安邦位居139,海航170,大连万达380。

  今年,三家公司都已不在名单内(并非营收排不进,而是身份太尴尬)。

  一年之前的看似偶然,一年后都成了必然。

  安邦人的出走

  二溜把那场变动叫做“大北窑事件”。开始回忆之前,他深吸了一口烟,又长叹了一口气。

  2017年6月13日,北京已经入夏。晚上11点时,安邦官网的一条声明,让媒体炸开了锅。但那一刻,品牌部的二溜,却在撸串夜啤酒。

  有人发信息问他“今晚要无眠了吧”,他耸肩一笑发给了对方肉串和啤酒的照片,配的文字是:事情有别人去做了。

  他说事发后,他心里完全没有头大,或者是慌乱的感觉,反而很释然,有一种“靴子终于落地,日子反而更加安心了”的释然。

  安邦内部的保密工作做得很严,也没有设定专门的发言人。这意味着企业所有的动作,在事前都不能透露,事后也得不到官方解释。

  2015年那年,安邦在资本市场频繁举牌,被大家称作“野蛮人”,在海外各种收购,被大家视为“激进派”。吴小晖虽然不爱出面说话,但他对这些标签很是不喜欢,一边继续买进,一边命令品牌部要“引导舆论”。

  二溜曾一度为此而忙得焦头烂额,“很多人问我哪笔哪笔交易是怎么回事,但我是真的不清楚。公司也不给公开说法,靠品牌部刷脸去给各家媒体说‘我们不是野蛮人’,根本没人信”。

  二溜在安邦任职的6、7个年间,他送走了无数任“前领导”,“安邦中高层变动太频繁了,一个月一换都不奇怪,毕竟能适应这边风格人不多”。

  改变如他,本是媒体出身的他,早年性格是刨根究底,但在安邦的那几年,他变得讳莫如深。

  他变得适应了安邦风格,但却不适应了市场风格。

  在吴小晖被带走后的第三个月,二溜和身边的同事开始投递简历,谋寻其他出路,但在投了几份简历后,他有些沮丧:“外界都以为安邦是个大公司,出去很好找工作。但事实上是,很多企业并不要安邦出去的人,因为风格不对路,能选择的下家很少”。

  从高位直落而下,是吴小晖的命运,也是许多安邦人当时的切身感受。

  海航的倒卖还债

  海航口风的严谨度,和安邦不相上下。有人称它为:迷雾中的公司。

  而陈峰配王健的“资本运作”能力,也和吴小晖不分仲伯。吴小晖通过86名个人股东对49家公司合计约5.6亿元的股权投资实现对安邦19710亿元资产的控制,资产杠杆率超过3400倍。而海航,25年间,用1000万的启动资金撬起了1.23万亿元的总资产规模。

  有人统计,海航在全球有34家上市公司,这些资产超过一半,是海航在2015年7月到2017年5月间收购而来。

  在2016年前十大海外并购交易中,海航系就占了3席,累积海外投资高达450亿美元,包括65亿美元收购希尔顿酒店25%股权,60亿元收购英迈国际。

  所以一遇到海外资产清算,海航自然成了最大的靶子。

  问起海航这一年过得如何,一个接近海航人用了三个字总结:特别难。

  也确实,这一年里,三个文章主角里,海航卖的资产是最多最广的,从航空公司,到券商、保险、银行股权,地产项目,无所不卖,很多项目,还是它收购了不满一年的,比如85亿美元出售了其收购了不到一年的希尔顿股权。

  海航集团自己公告称,截至6月30日,集团今年上半年已累计出售资产约600亿元人民币。也有媒体测算2018年前6月,海航大概已经出售了价值1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88亿元)的资产。(因为许多项目是分批出售,民间与官方数值难以统一)

  海航旗下最多时候有8个大的业务板块,去年年初时整合成6个,而目前只剩下4个——海航航旅,海航物流,海航资本,海航科技。

  从6变成4,就不是整合而已了,而是逐渐回归主业,将部分小板块直接解散了。比如4月时,有传言海航在和万科、融创接洽整体出售地产业务。

  地产业务在海航整个体系里,地位并不高。某海航投资者说,地产板块最大的头儿在海航体系里不过是M6的级别。

  虽然坐拥海口最优质的土地,但海航地产板块的发展,却缓慢得无法匹配这只大船。兽爷的文章里就曾披露:2014年,海航地产的销售额达到175亿,到了2016年底仅剩下100亿了。2017年,这块业务甚至下滑到了80亿。

  对于流动紧张的海航来说,卖掉发展慢但又变现快的地产项目,是目前的最优选择:

  1月,海航以2.05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0.49亿元)出售位于澳大利亚悉尼的One York写字楼项目。

  2月,海航以3亿美元(约合19亿人民币)出售位于纽约曼哈顿第六大道的1180 Avenue of Americas;以9000万美元(约合5.7亿人民币)的价格出售了位于上东区64 街区的一处豪宅;以159.59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28.8亿元),出售香港启德两宗地块予恒基兆业地产。

  3月时,海航以63.59亿港元(约合人民币51.88亿元)将启德另一宗地块售予会德丰,再19亿元出售海南两个地产项目给融创。

  4月,海航57亿元出售大英山海航首府给富力。

  5月,海航将上海前滩项目以29亿元转予福晟集团。

  6月时,传海航拟出售海口大英山国际旅游岛CBD的日月广场项目。

  7月时,传海航16亿元处置旧改项目深圳海航城,并拟出售海南双子塔北塔给保利。

  有数据统计,今年前8月,海航出售的境内外的地产项目已近400亿元。

  虽然资产体系依然庞大,且在不断回笼资金,但海航的流动性似乎依然捉襟见肘。8月2日,海航旅游集团因拖欠陕国投5亿元债务,所持长安银行5.92%的股权将被拍卖抵债。

  作为海南“最大最好的企业”,海南政府这20多年里,对海航多次拨款、注资、力挺。去年底海南省长还深情寄语:海航好,海南好;海南好,海航更好!

  6月8日,海南国资委旗下的海航控股披露重组预案,公司拟收购海航集团旗下约104.78亿元资产,同时募集配套资金70亿元,淡马锡(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将参与认购7亿元。交易结束后,海航系将取代海南国资委成为海航控股新主。海航之前的5项航空客运主业资产,也将进入A股平台。

  这个交易,被看成海南国资委的放权,与海航系融资的一个出口。

  命运捆绑,是海航的唯一出路。

  万达的求生欲

  万达,大概是这三家里最接地气的了,或者说,最幸运的,相比前两个创始人的命运遭遇,至少万达集团的创始人王健林还能健康地在大街上游走。

  遇到事情以后,不得不承认生命诚可贵。仅此一句,没有后半句。况且那个不省心的儿子王思聪,万一没了老爹这座大山,未来那些网红组成“复仇者联盟”杀回来了怎么办?王健林不敢放松一丝一毫的警惕,或者说一丝一毫好好活着的希望。

  安邦的项目是由国家安排的,海航的项目是不知不觉中就卖掉的,而万达的项目,是卖得最轰轰烈烈的。

  吃瓜群众一定都记得去年7月19日下午,在北京万达索菲特酒店7层会议厅的那一场交易发布会。原定下午4点开始的关于“万达融创合作发布会”,到了现场,背板上却多了一家“富力”,且延时到5点半才开始。

  关于那个“碎杯”的传言,摩登文旅是在现场确实是听见了的,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大佬在摔杯子,还是服务员不小心打碎的。毕竟那一天,三方的法务、财务等诸多人员,都在几个会议室之间拿着文件行色匆匆,一次次去小会议室里核对计算,再去大会议室汇报。

  最终,万达卖了13个文旅项目91%股权给融创,作价438.44亿元,卖了77个酒店给富力,作价199.06亿元。给富力的价钱,比一周前答应融创的335.95亿元,足足便宜了4成。而给融创的文旅,则涨价了近5成。此消彼长后,万达入袋的钱为637.5亿元。

  后来这笔交易在富力与万达之间发生了些变化,经过两轮收购标的和价格调整之后,标的变成73家酒店及1处写字楼,交易对价下降至189.55亿元。

  但万达和富力之间,又多了几笔其他的交易。比如去年8月,富力地产和中渝置地以约40亿元人民币,联合接盘了万达经手过的伦敦九榆树广场地块(Nine Elms Square)。再有今年1月,万达以17.27亿元的作价(其中14.12亿元为债务),将所持伦敦One项目60%的股份出售给富力。

  地产方面,万达还以约3.15亿澳元(约合16亿人民币)现金出售澳洲黄金海岸及悉尼项目,买方一并需偿还债务款项约8.15亿澳元。还有向独立第三方出售万达国际地产投资有限公司60%的股份,代价3560.93万英镑(约合3.13亿人民币)并偿还债务预期约1.60亿英镑。

  另外,今年2月时候,阿里巴巴和文投控股以每股51.96元,总价78亿元收购万达集团持有的万达电影12.77%的股份,阿里也从而成为万达电影的第二大股东。

  体育方面,同样是今年2月份,万达将持有的西甲足球俱乐部马德里竞技的17%股份卖给了Quantum Pacific Group,按照估值来算,万达借此套现约3825万欧元(约合3亿人民币)。

  一系列的海外资产清卖后,万达在海外的现有物业仅剩位于美国洛杉矶比弗利山庄和芝加哥大楼项目,最近据传它还在继续寻求买方,出售贝弗利山庄地块。

  这些连续动作,和一年前谣传的被海外投资风险排查,真是恰好吻合得严丝合缝。

  关于万达落此地步的传言,江湖上的说辞也是特别玄乎。有说因为和中铁抢马来西亚大马城,有说因为王健林在某公开场合对万达背后有“国姐”支撑一说不置可否。全都说得一板一眼,但可信度只能自己评判。

  如王健林自己所说,“2017年是万达集团历史上难忘的一年,万达经历了风波,承受了磨难”。但2018年万达是否能好过,也不一定见得,毕竟第一个对赌协议的期限马上就要来临。

  根据2016年退市时万达商业与投资者签署的对赌协议,万达商业需在港股退市后满两年或于2018年8月31日前在内地主板上市。若万达回A股失败,大连万达集团将回购全部股份,并向海外及境内投资者分别支付12%和10%的利息,本息合计超过300亿人民币。

  王健林也好像爱上了对赌。1月29日时,万达商业与腾讯、苏宁、京东、融创签订340亿元的投资协议,也签署了新的对赌协议,规则是万达商业(即更名后的万达商管集团)要在2023年10月31日前完成上市。

  6月26日,万达电影公告拟向万达投资等21名交易对方支付现金及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万达影视96.83%的股权,交易价格为116.19亿元。条件是万达投资承诺万达影视在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应分别实现净利润8.88亿元、10.69亿元、12.71亿元。但细节上,万达电影将以26.93亿元现金支付万达投资手中股权,对于除了万达投资以外的其他20家股东将采取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也就是说,只有万达系能拿到现金。

  是不是套现,上岸了多少米,只有王健林自己说得清。

  当然了,对这三家公司来说,资金之外,更重要的是态度。

  这一年,万达在精准扶贫下的血本和宣传,也被看做是求生欲很强了。

  将偶然和命运视为同一,只是年轻时的想法,久了以后自然会发现,生命的轨迹是由自己造成的。

  命运不是一只雄鹰,它像耗子那样爬行。


360搜索:要钱还是要命?安邦、海航与万达的沉浮记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要钱还是要命?安邦、海航与万达的沉浮记 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