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旅游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今天是:

行者旅游

当前位置: Home > 在线旅游 >

索道的秘密:进山后的第二张“门票”,毛利率堪比茅台

时间:2018-11-06 02:00来源:TripMaster.CN 阅读度:

“黄金周”刚过不久,各大上市公司的“名山”已晒出三季报。每年的7、8、9月堪称旅游旺季。然而,今年主要的旅游上市公司业绩却不大尽如人意,尤其是靠门票和索道收入为主的各大名山,营业收入多有下降。

2017年年报已显端倪。丽江旅游、峨眉山旅游、张家界进山人数或游客购票人数同比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有的跌幅已超过10%。

游客都去哪儿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文旅部拿到的最新数据显示,去年,国内旅游人次一半竟来自乡村旅游。

或许正是高昂的门票价格挡住了游客的脚步,国家统计局的一项调查显示,认为当前国内景区门票价格“太高”或“偏高”的占72.3%。

今年6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形成机制 降低国有重点景区门票价格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指出,要加快旅游业从门票经济向产业经济,小众旅游向大众旅游,景点旅游向全域旅游转型升级,降价成效必须在11月底前上报。据携程平台统计,国庆节前,全国已经降价或即将降价的景区有314个。

事实上,除了大多数游客反映强烈的高门票,围墙里管理着祖国壮丽山河的各大景区还有第二张“王牌”:索道和观光游览车等交通运输设施。原国家旅游局旅游规划专家王兴斌今年4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一般而言,景区的大头还是门票。第一是门票,第二是宾馆,第三是索道,索道是个隐秘而不为外人所知的暴利行业,带来的收入和门票差不多。

由于索道投资主体较为多元,多年来国家发改委从未下文要求统一降价。但破冰之旅还是在旅游大省云南发生。今年国庆节,滇西北唯一的上市公司丽江旅游公布三条景区上山索道降价幅度平均高达30%。云南省在出台的相关方案中要求,今年,在推进完善旅游景区门票价格形成机制的同时,确保大幅降低利用公共资源建设的国有景区(风景名胜区、自然保护区、文物保护单位、国家公园等)门票及景区索道、接驳车船价格取得明显成效。

索道降价也由此引发不同的观点。王兴斌认为,很多游客抱怨有些景区的收费表面看起来是可以选择的,但对于部分群体来说其实具有一定的强制性,属于“捆绑性消费”的性质,而且因其垄断性,通常价格较高。其中比较突出的,就是名山大川中普遍建设的索道和缆车。

另外一种声音则认为政府简单地对索道进行降价是不合适的。9月27日,中国索道协会秘书长黄鹏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就表示,索道和景区门票是两种不同性质的东西。

毛利率堪比茅台酒

一纸降价公告把包括玉龙雪山在内的三条高山索道经营的暴利抛在了公众面前。

9月20日,云南省物价局在云南省发改委网站上发布了关于降低丽江玉龙雪山旅游客运索道价格的通知(云价收费122号文),结合丽江旅游上报意见和对景区近三年运行成本调查情况,将丽江玉龙雪山景区索道价格从180元/人次降为120元/人次、云杉坪索道价格从55元/人次降为40元/人次、牦牛坪索道价格从60元/人次降为45元/人次。

次日,丽江旅游董事会公布了这一降价并称,公司原执行的玉龙雪山索道及云杉坪索道票价中分别包含13.89%、16%的环保资金。若新票价取消环保资金,参照2017年度游客人数计算,票价调整后,预计公司2018年度索道收入减少约1200万元,2019年度索道收入减少约8000万元;若环保资金包含在票价内,票价调整后,预计公司2019年度索道收入减少约1.2亿元。

一次降价竟可以让一家公司年损失上亿元的收入,索道到底有多赚钱?

年报显示,去年,丽江旅游实现营业收入6.87亿元,索道运输收入3.9亿元,占营收的比重高达57%,索道的毛利率高达85%。今年上半年,随着索道接待游客量总体略有回升,其营收增长超过营业成本的增长,索道收入占营收比重提升至60%,索道毛利率进一步攀升至88%,高居同类上市公司第一。

同样是2017年报,贵州茅台的酒类毛利率为89.83%。

再看一组数据。据原丽江行署旅游局的统计,2001年,进入玉龙雪山旅游景区的游客人数为109.7万人次。丽江旅游首次发行股票的上市公告书表明,2001年,其上市前身丽江玉龙雪山旅游索道有限公司(下称雪山索道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才5700万元,净利润2000万元。去年,丽江旅游三条索道总计接待游客357.14万人次,是2001年进入玉龙雪山游客的3倍多,但该上市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均是2001年的10倍。

和茅台酒在酒行业高毛利一枝独秀不同,靠索道票价不断上涨维持高毛率的远不止丽江旅游。

黄山是全国最早建设客运索道的景区之一,管理着黄山风景区的上市公司黄山旅游索道业务涵盖黄山云谷索道、玉屏索道、太平索道及西海观光缆车。2018年半年报显示,黄山旅游的索道业务是最大的一块业务,毛利率高达85.61%。上半年该索道实现营业收入2.1亿元,占总营收的30%,收入是被称为园林开发业务的门票收入的两倍。

峨眉山是四川省唯一的一家旅游上市公司,经营着两条索道,今年上半年索道收入1.4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 27%,毛利率高达73%。该索道虽然不是收入的最大头,但毛利率是该公司游山门票收入的3倍。

上半年,张家界的业绩大幅下降,尤其是净利润同比几乎腰斩。这个以举世罕有的独特地貌吸引了《阿凡达》剧组前往拍摄的优质旅游资源地同样依赖景区客运交通。张家界有一条杨家界索道,受道路封闭施工影响,索道营业收入仅1400万元,同比下滑20%,才导致索道毛利率为负,同比下降了34%。包括索道在内,张家界的旅游客运行业的综合毛利率有所下降,但仍高达47%,在该公司三大板块中排第一。

索道持续涨价

在游客数量增长缓慢甚至倒退下,如此漂亮的账单中,营收比重过半的索道持续涨价功不可没。

早在2004年,丽江旅游上市之初,收入主要来源就是靠玉龙雪山索道、 云杉坪索道及牦牛坪索道的运输收入和连接索道的大巴客运收入,以及向游客提供旅游商品等。

这三条索道分别将游客带到玉龙雪山景区最知名和成熟的三个景点:冰川公园、云杉坪森林公园和牦牛坪山地公园。玉龙雪山索道引进的意大利 LEITNER 公司的双层、救援索道全线贯通的索道,全长 2968 米,垂直高差 1150 米,在三条中收费最高。云杉坪索道全长 958 米,垂直高差 265 米,采用 8 人座全封闭式吊厢。牦牛坪索道线路全长 1200 米,垂直海拔高度 360米。目前,丽江旅游拟投资近3亿元的牦牛坪索道改扩建项目上报云南省发改委候批。在达到预定人流量及预计票价的前提下,项目运营期内,该公司预计年平均营业收入约1.6亿元。

早在2003年4月1日,玉龙雪山旅游索道的双程票价从100元上调为150元。2008 年1 月16 日,经云南省发改委审核批复,丽江旅游的控股子公司丽江云杉坪旅游索道有限公司经营的云杉坪索道的客运单程票价由每人次20 元调整为每人次上行30 元、下行25 元。票价调整后,每人次上行票价提高部分的6 元、下行票价提高部分的3 元上缴丽江市财政,专项用于丽江玉龙雪山景区旅游资源和生态环境的保护。

2011年5月15日,丽江旅游再次向政府有关部门提交了索道客运票价涨价申请,欲将玉龙雪山索道双程150元/人提高至200元/人次。2012年11月,玉龙雪山大索道提价申请获得了云南省物价局批复,联程票价由原来的150 元提高到180 元,上调幅度达到20%。

正是由于严重依赖索道经济,稍有风吹草动,名山的业绩便受到较大影响。

2010年4月,玉龙雪山索道开始了长达7个月的技改停运。这导致2010年,丽江旅游实现营业总收入1.9亿元,虽同比有所增长,但净利润却同比下滑了70%以上,仅实现净利润1000万元。

同样,随着云南省对旅游环境的整治力度加大,去年,三条索道总计接待游客357万人次,同比下降10%左右。这是历年来下滑幅度较大的一次。今年上半年,丽江旅游索道接待172万人次,同比增长不到4%。和前两年相比,索道人数尚在恢复期。

这次索道降价,在索道人数缓慢增长态势下,该公司业绩明显承压。

索道“降价”之辩

就在丽江旅游发布公告的当天,有小股东致电21世纪经济报道,质疑为何政府降价没有经过股东大会同意,损害了投资者利益。国庆节前,丽江旅游董秘杨宁给本报书面回复称,公司是按照政府部门的通知及要求执行。降价情况公司已向董事会通报,并已向广大投资者公告。

没想到云南省发改委对全国景区索道开的第一刀竟引发热议。

9月20日,云南省发改委在《关于完善旅游景区门票价格形成机制、降低国有景区门票价格,促进旅游转型升级的实施意见》中指出,利用公共资源建设的旅游景区门票价格及景区内游客不可选择或无替代的索道、接驳车船价格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并按《云南省定价目录》落实分级管理责任。

方案里四次提及索道:统筹景区内索道、接驳车船价格;不得明降暗升,在降低门票价格同时,提高景区内交通运输等其他游览服务价格,变相增加游客负担。发改委要求,2018 年,确保大幅降低利用公共资源建设的国有景区门票及景区索道、接驳车船价格取得明显成效。

为何国有景区的索道票价和门票毛利率相当,甚至超过后者?

王兴斌说,“对于年纪较大的游客,索道和缆车往往是游览过程中不得不选择的交通方式,在有些特殊景区甚至是必备交通工具。此外,有时候跟团出游,导游只给两个小时的景点游览时间,为了节省时间,游客往往不得不坐索道。”采访中,多位导游说。

11月1日,长春大学旅游学院工学院院长李晓东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自然风光属于公共资源,景区内的交通设施包括公交车辆和索道等,是依托公共资源而建立的基础设施,应当符合公益性优先的原则,不能完全市场化,盈利不是主要目的。总体来讲,索道暴利就不正常。

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琪延在上个月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应引入市场竞争机制,避免一些机构长期垄断公共资源牟取暴利。同时,有关部门对于公共资源型景区的内部设施应当制定统一的安全标准和价格标准,进一步明确旅游服务市场监管的部门和职能权限,加大执法力度。

上述声音之外,另一种声音也不容忽视。比如,黄鹏智就认为,政府应该进行调研,要看索道具体情况属于什么类型。索道建设的性质比较复杂,有的是景区直接投的,属于政府类投资,它确实和景区在一块利润率非常高,相对来说有降价空间。有的索道和景区没关系,是私人投资的,这一类在景区投资里起码占60%以上,投资方要看收支后是否平衡,很多索道的回收期都长达7-8年。

他说,全国已建完的索道有700多条,因游客少大约30%处于持平或亏损,大约30%-40%刨掉人员、安保后微利,但运营5年以上后也会有大的投入,设备要更新易损件。他认为,只有20%的索道利润多一点,大景区如泰山、黄山、峨眉山、长城八达岭、天门山等加起来有三四十个,但国企要承担社会责任,比如解决就业。

这一次对索道动刀,云南省发改委提到是“对利用公共资源建设的景区内游客不可选择或无替代的索道、不可替代的索道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对此,黄鹏智认为,理论上这样的索道是不存在的。因为索道是投资建设的附带产品,不是必备的,如果不建,游客可以登山。坐索道比其他路更便捷,人来了基本都愿意坐,叫乘坐率高,但不能成为唯一。“我们在管理上要求景区到登顶,除了索道必须有第二条路,否则万一索道故障人下不了山,这是不允许的。”他说。

他进一步表示,玉龙雪山海拔高,政府其实也应该修人工道。如果不修,索道万一故障,山上的人不冻坏了吗?但这种情况相对少,只有雪山高海拔有这种现象。杨宁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另外两条索道有游客救援道路,但管理上平时不开放。

“索道不能简单归功于公共资源,即使是投资方也是多元主体的。它在定价上应该慎重处理。如果国家对索道价格下一个文件,价格不能超过多少,那对索道产业发展肯定有影响。一会影响投资者的投资回报测算,如果不合算就不做了。二是索道票价降得太低,会造成承载能力巨大,会造成索道运输的安全隐患。应该让索道自己根据市场调节,有的景区实际运营价格比政府指导价低的也有,游客少,自然就降价吸引游客了。”黄鹏智说。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国际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王天星近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认为,重点国有景区内的索道,其权属、经营有多种类型。鉴于索道的属性、作用以及登山的其他途径,索道无论由谁投资,不应纳入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的范围,而应由市场自行调节。游客根据自己的经济条件、承受能力、体力、爱好等自行决定。

E旅行网 - www.iyatrip.com

360搜索:索道的秘密:进山后的第二张“门票”,毛利率堪比茅台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索道的秘密:进山后的第二张“门票”,毛利率堪比茅台 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