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旅游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今天是:

行者旅游

当前位置: Home > 在线旅游 >

限制政策出台 主题公园遭遇“梦醒时分”

时间:2018-07-29 15:29来源: 阅读度:

  政策收紧自然会抑制部分低端主题公园的发展,同时也防范出现良莠不齐的主题乐园项目。

  在五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规范主题公园建设发展的指导意见》后,近日,广州市出台《广州市产业用地指南(2018年版)》,主题公园被列入“限制/禁止”的用地项目目录。珠三角本身为国内主题公园主要聚集区,广州更是其中的代表性城市。在业内人士看来,广州市限制政策的出台,将带动未来一批城市推出针对主题公园的相关政策。然而在收紧入口后,也并非意味着广州市主题公园可以高枕无忧。即便潜藏的新竞争对手有望减少,未来的广州市也绝非现有主题公园的“温室”。

  主题公园建设受限

  近日,一则牵动广州市各产业地产境况的公告出台。7月17日,《广州市产业用地指南(2018年版)》(以下简称“用地指南”)由广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广州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委员会正式发布。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告“限制/禁止”的用地项目目录中,大型娱乐项目榜上有名,并进一步将限制/禁止的范围详细解释为“游乐设施、主题公园(影视城)、仿古城等”。

  此次广州市发布用地指南,将主题公园也列入其中,不难令人想起今年4月时,发改委等五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规范主题公园建设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提及,国内主题公园建设发展中出现了盲目建设,有些地区出现了地方债务风险和房地产化倾向,为此需严控房地产倾向、严格用地管理等。

  在业内人士看来,广州此次政策主要强调产业地产项目不应该随意开发主题公园。日后,以广州为信号,未来很多城市也会积极出台相关政策。“尤其是针对大型专业市场的用地、赛马场的用地等,其实都是现在的热门领域。此类规定,有助于产业用地真正用于高精尖产业项目,对于广州土地集约节约利用等都是一个利好。”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

  互相成就的广州市与长隆

  背靠内地,面向港澳台,并得益于地势平坦且交通便利,珠三角本身即是国内主题公园扎堆的三大地区之一,而广州市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有统计显示,2010年广州各类型主题公园已达到40家。目前主题公园数量和投资仍在不断增加。2017年,号称世界首个人工智能主题公园宣布有望落地广州市番禺区。

  一方面,广州本身发达的经济环境为主题公园的发展提供了沃土。2017年,广州市GDP达到21503.2亿元,同比增长7%,在各省会城市中位居全国第一。其中,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79.3%。同时,广州城市居民在教育文化和娱乐方面的消费价格指数达到103.6%,同比增长3.6%。

  另一方面,广州长隆旅游渡假区的坐镇,也令广州市与其主题公园的发展互相成就。有分析指出,与同作为一线城市、同时也位于主题公园大区的北京、上海不同,广州、深圳等地更突出的特点即“一园一城”,广州长隆与深圳华侨城各据一方,颇有“占山为王”之感,也令市内其他主题公园多为非连锁品牌。从广州起家的恒大,其主题公园项目恒大童世界是否会在广州落子也尚无消息。

  华泰证券分析指出,在主题公园还没有烂大街之前,都是作为一个城市的地标,而大型主题公园甚至可以作为区域的地标。广州长隆本身已成为广州地标性的主题公园,令其在全国主题公园市场中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广州长隆也即将迎来新对手,号称总投资500亿元的万达城即将于2019年开业。届时,旅游商业综合体的万达城,能否打破休闲度假综合体长隆在广州一家独大的境况,值得关注。

  败于市场竞争的第一代广州主题公园

  尽管未来广州主题公园市场竞争格局如何仍属未知,但公告的出台,显然在短期内堵住了更多新竞争对手的出现。然而,收紧后的广州市内部,同样也依然需要面临主题公园竞争的优胜劣汰。实际上,在多年前,广州市主题公园市场便已经过一番洗礼。

  2005年前后,广州迎来主题公园倒闭潮。据羊城晚报报道,1999年,番禺区飞龙世界开业仅5年后便宣告倒闭,原因在于家族式管理、产权关系混乱和资金链断裂。2002年,太阳岛乐园因设施陈旧、管理不善关闭。2004年,森美反斗乐园因经营不善,最终转让给房地产商。同年,东方乐园歇业。2005年,与深圳世界之窗雷同的世界大观也最终倒闭。

  梳理原因后不难发现,这些兴建于上世纪80-90年代的广州主题公园,也被称为广州第一代主题公园,大多败于设施陈旧和激烈的市场竞争。尤其是其后2005年9月香港迪士尼乐园开业,更是为国内游客树立了一个主题公园的新范本。

  “此次政策,对于主题公园等明确给予了限制性规定,这或是因为部分主题乐园本身占地规模大,但产出不高。另外也和广州本身类似主题乐园数量相对多有关。”严跃进表示,“所以实际上此类限制,也是为了引导相关产业的有序发展,类似规定,自然会抑制部分低端主题公园的发展,同时也防范出现良莠不齐的主题乐园项目。”

  广州文体娱乐投资力度放缓

  眼下,珠三角地区主题公园竞争程度犹胜当年。广州长隆、汕头方特、深圳欢乐谷、深圳华谊兄弟文化城、珠海华纳梦工厂、珠海长隆等等,各方势力云集。政策施行后,对于广州市主题公园而言,并非进入了“温室”。

  业内分析指出,主题公园背后也将面临消费者日益挑剔的现象,没有竞争对手,也不代表竞争压力会减少。主题公园始终需要创造新体验,否则潜在的门票收入和其他收入不一定会增加。

  在主题公园等大型娱乐设施建设受限之外,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广州近年来在固定资产投资总额上始终处于上升态势,但增长速度却已保持连续4年下滑。2017年,广州在住宿和餐饮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减少了9.9%,在文化、体育和娱乐业方面更是同比下滑37.3%。

  一方面,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放缓系由于整体经济环境原因,但另一方面也可看出,广州市对于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的投资力度正在放缓。“一方面是用地审批开始趋难,另一方面是部分投资还是进入到了住宅市场。”严跃进表示。

  投资回归住宅市场的原因,依然在于住宅项目的投资收益高于文体娱乐项目。严跃进表示,文娱产业的投资和项目周期有关,中间的程序相对多,容易影响开发投资的数据。住宅产业相对是比较成熟,进而令开工等数据表现更好。文体娱乐等项目则会相对受企业资金等因素影响,其开发投资节奏容易断断续续或不稳定。


360搜索:限制政策出台 主题公园遭遇“梦醒时分”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限制政策出台 主题公园遭遇“梦醒时分” 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