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旅游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今天是:

行者旅游

当前位置: Home > 酒店资讯 >

酒店“洗涤之痛” 还要痛多久

时间:2018-09-27 10:56来源: 阅读度:

  与国内其他大型城市相比,武汉的酒店‘布草’洗涤费用长期偏低。

  一个月来,由于武汉本地“布草”洗涤厂大批关停,以至周边城市洗涤厂家家爆满,武汉酒店每天需换洗的海量“布草”不得不坐上长途货车,上百公里来回奔波。

 

  如此困局何以破解?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有污渍的床单毛巾被“将就着用”

 

  9月上旬,武汉市江汉区一大型酒店招聘兼职,帮酒店客房保洁员拆换枕套、被套、床单。为深入了解酒店“布草”洗涤真实情况,记者应聘当了8个小时“钟点工”。

 

  上午8点,记者和7名兼职人员在换上酒店保洁工作服后,开始配合保洁员给客房拆换“布草”。据领班介绍,该酒店轮班保洁员约10人,每天需拆换“布草”的客房超过200间,每名“钟点工”必须把对应楼层的“布草”全部拆换完毕才能下班。

 

  8点半,一名保洁员分配记者拆换10间客房的“布草”,并作了简单上岗培训——

 

  先拉床脚、拆枕套和被套,再掀起床单将脏“布草”裹住打包,送到楼层仓库将包裹投入“脏布草窗口”(包裹沿空中管道落入地下负一层堆场)。随后,领干净“布草”,再套枕套、铺床单、用吸尘器清理地毯……

 

  记者手脚慢,拆换一个标间的“布草”需要20分钟至30分钟,多次被保洁员训斥:“一间房拆换时间控制在6分钟,你动作慢,我干到晚上也下不了班。”

 

  “枕芯两头一折塞枕套;被芯塞入被套抖一抖。”在其指导下,记者拆换效率提高,但非常耗体力,清理完3间房便大汗淋漓。而“钟点工”一天的任务量在20间至30间房。

 

  按照规定,洗后的“布草”,有污渍、瑕疵的不得更换。但记者在仓库发现,有部分“洗净”的枕巾、床单上有明显污渍。得到保洁员验视许可后,记者准备将一些不达标枕巾和床单投入“脏布草窗口”,却被楼层房务管理员叫停。该管理员说,酒店“布草”由外地洗涤厂代洗,物流速度变慢,仓库储备不多了,“只要污渍、瑕疵不明显,就将就用”。

 

  有保洁阿姨向记者透露,为降成本,酒店近期减少了部分保洁人员,这也是招募“钟点工”原因。

 

  部分洗涤厂“填鸭式”洗涤

 

  在汉川电厂附近有个洗染工业园,不少武汉的酒店将“布草”运至这里代洗。

 

  记者在现场看到,各洗涤厂的机器设备几乎都在满负荷运转,每套“布草”洗涤费用在11元至13元不等。一名洗涤厂老板直言:“工厂订单排得很满,酒店要合作请尽早。”

 

  在一家洗涤厂,2000平方米的厂房内,十几台大型滚筒洗涤机轰鸣不止。由于“布草”洗涤需要高温消毒,厂房内接入了汉川电厂的发电“废热”蒸汽管道,用于洗涤机高温洗涤和“布草”烘干熨烫。

 

  滚筒洗涤机与家用洗衣机原理一样,滚筒内需保留一定空间,不宜将衣物塞得太满。该洗涤厂工人却不在乎这些,在装填毛巾、床单时,几乎将洗涤机滚筒塞得再也塞不进去了才罢休。记者翻看篓子里褶皱的毛巾、床单、被套发现,这些直接从酒店运来的脏“布草”里,夹杂了毛发、灰土和油渍,洗涤厂“填鸭式”洗涤的效果,令人担忧。

 

  一名工人告诉记者,现在工厂洗涤任务加重,孝感和武汉的“布草”订单量四六开,工厂从两班倒,变成三班倒,晚上下班了,还有人租工厂设备继续洗“布草”。

 

  一名青山区洗涤厂老板透露,部分外地洗涤厂晚上10点后会停工,他的厂被关停后,靠租外地洗涤厂设备接订单,通宵洗“布草”,白天再送货回汉,疲惫不堪。

 

  记者参观了一家为高星级酒店服务的洗涤厂,高端洗涤工厂自动化程度较高,一般采用几十米长的隧道式洗涤机,“布草”经分拣投入洗涤机后,自动完成预洗、漂洗等十道工序,再经烫平、烘干,最终打包送酒店。

 

  武汉航海职业技术学院旅游系教授、国家级酒店星评员袁俊表示,目前多数小型洗涤厂没做清洗分类,毛巾可能和枕套混在一起洗,而毛巾和枕套清洗寿命不同,使用柔化剂、洗涤剂比例也不同,“填鸭式”洗涤和交叉洗涤势必影响洁净度。

 

  酒店“洗涤之痛”何时得解

 

  “与国内其他大型城市相比,武汉的酒店‘布草’洗涤费用长期偏低。”武汉长酒洗涤有限公司经理刘丹说,多年来我省洗涤企业恶性竞争、低价撬活的现象普遍存在。去年年底,武汉市每套“布草”洗涤费用仅4元至6元,现在涨到10元至20元,未来稳定在8元至11元比较合适。

 

  武汉市洗涤协会副会长巫淼鑫算了笔账:一套“布草”在洗涤厂正常完成清洗、烫平、烘干等工序需4个小时,对外销售价按6元计算,若接入工业“废热”蒸汽,每套“布草”锅炉热能成本约1.5元,再加上水电费、人工费、房租,每套净利润为0.3元至0.5元。若使用天然气锅炉或电锅炉,每套“布草”锅炉热能成本将分别达到5元和6元。“显然,按去年武汉市的报价,洗涤厂是用不起天然气和电的。”

 

  袁俊表示,近几年,北京、上海、重庆、成都等城市,因环保整治等原因,都将洗涤厂逐步迁出中心城区,酒店将“布草”洗涤外包是大势所趋。随着酒店员工工资、水电物耗、洗涤成本逐年走高,未来武汉酒店房费涨价是大概率事件。

 

  为何不自己洗“布草”?

 

  据业内人士介绍,一个有200间标间客房的经济型酒店,每天需清洗的“布草”约300套,非工业级的洗涤、烘干、熨烫设备每小时只能处理5套左右,根本洗不完,且经济型酒店没有空间放置大型洗涤设备。“‘布草’洗涤是个无法消失的产业,产业规划布局一定要长远,不能任其野蛮生长、自生自灭。”省社科院财贸所助理研究员刘司可建议,武汉市已从老工业城市向新型服务业城市转型,酒店业作为服务业的重要支柱及城市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洗涤配套产业不宜在空间距离上拉得过远。长途洗涤,不但会降低“布草”更新时效,减少客房供给,也会增加运输距离和二次转运,降低“布草”洁净度。同时,洗涤厂不宜过于分散,应借鉴汉口北小商品市场经验,整合“小、散、乱”洗涤厂资源,进行集中规划配套,建设符合洗涤、排污、消防等标准的工业园区,以便行业监管、把控质量。

 

  武汉酒店业眼下遭遇的困局,显然不能久拖不决。对市场而言,也是一个重新洗牌、规范发展的机会。据介绍,洗涤厂产生含有洗涤剂的污水,经处理可达标排放。刘司可认为,青山地区洗涤厂有大批熟练工人,要把劳动力资源利用好,相关部门可在武汉远城区或卫星城寻找能提供“废热”蒸汽的热电厂等资源,规划配套洗涤产业园区,既能实现循环经济,也能提升武汉酒店供给质量。


360搜索:酒店“洗涤之痛” 还要痛多久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酒店“洗涤之痛” 还要痛多久 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