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旅游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今天是:

行者旅游

当前位置: Home > 酒店资讯 >

毛大庆:所有的创新都好比一次“游戏”

时间:2018-09-26 11:30来源: 阅读度:

  创业时代是自我驱动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玩家,甚至是超级玩家,更多人选择用创业来诠释自己的人生。

  毛大庆/优客工场、共享际创始人兼董事长。辞职创业前,曾任新加坡凯德置地中国控股集团北京地区常务副总经理、万科集团国际副总裁。成立于2015年的优客工场,如今已成为中国最大的联合空间品牌,截至2018年3月,在全球35座城市布局了160个联合办公空间。

  10年前,毛大庆还在新加坡凯德置地中国控股集团工作,后来又去了万科。他没有想到,几年后,自己会离开传统地产公司,加入到创业大军中,并且做成了中国领先的联合办公空间品牌——优客工场。

  这是艰难的10年。2013年,毛大庆患上了中度抑郁症,又靠着跑马拉松,逐渐走出了阴影。直到现在,他有时还是会陷入焦虑,而这也是创业者的常态。

  如今的他已经学会以更加放松的心态去看待这个世界。无论是创业、创新还是他自己在做的联合办公,都是一场游戏。在他看来,这种想法并非是不负责任,而是换了一种方式。

  目前,联合办公空间仍然是一个新兴的行业,前景并不明朗。随着创业热度的逐渐减退,优客工场的未来还有很多挑战。但毛大庆认为,这是一个需要持续投入和积累的行业,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保持信心,并且坚持下去。

  C=CBNweekly

  M=毛大庆

  C:过去10年中,你所在的行业发生了哪些变化?其中最大的变化是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变化?

  M:办公这个词第一是计划经济的产物,第二是雇佣关系的产物,所以当进入合伙人时代,进入股权时代,特别是当进入85、90、95、00时代,办公这个词就应该消失。办公代表着工作和私人生活之间的区别,但未来,我们进入到合伙人的股权时代、创业时代,我们处于一种自我驱动的时代。

  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玩家,甚至是超级玩家,所以才有了那么多人选择用创业来诠释自己的人生。

  因为今天是一个大家有想象力就可以干一件事的时候,但凡有想象力的人都有可能去创造一个新东西。

  与其说是“联合办公”,我更愿意把co-working翻译成“一起工作”。在这种办公环境中,我们变成了一个超级算力节点,把算力集中在一起的时候,就变成一个超级节点,成为各行各业领先者的聚集地。

  我们像个大学,可能会有很多个学院,每个学院里有很多教授,最终形成一个非常强的磁力场,自身会爆发磁力线。但是这其中每个人在不同的地方分散开,就无法形成聚合力量,所以联合办公或者说一起工作,最终会是一个大的企业俱乐部和聚合体。它貌似是一个虚拟、松散的组织,但是实际上形成了一个强大的众包平台。

  C:你所在的行业让你印象最为深刻的事件是什么?请回忆下当时具体的情形。

  M:我们在做联合办公,但其实最早这个概念是德国的公司发明的,后来在美国由WeWork逐渐发展。这就是想象的力量,想象让一大堆人在一个屋檐下工作,让大家形成社群一样的关系,互通有无,邻里共融,快乐地生活和工作。想象结果变成了一个产业。这就是游戏,所有的游戏都是这样。

  C:就你观察,在过去10年中,办公行业都出现了哪些新的现象?你如何理解这些新现象?

  M:办公的趋势是边界模糊化,大量的人其实在办私,在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梦想。所以生活和工作这两个事情变得越来越模糊,界限越来越不清楚,生活即工作、工作即生活的人越来越多,人们拼命地在游戏里去扮演角色

  C:联合办公在适应这个行业和环境变化的过程中,你希望做到哪些事来跟上时代的步伐?

  M:联合办公的初衷之一就是希望把各种“玩家”聚集在一起,让游戏和游戏之间发生碰撞,让游戏有一个更有意思的舞台去展示自己。游戏加游戏又会产生出新的游戏,所以做联合办公的目的,是希望让林林总总、形形色色,在社会中谱写游戏的这些人,能够在平行世界相遇,在一个更开放、更自由、更无拘无束的微环境中,释放他们的思想能量。

  C:移动互联网、数字化、区块链,这些时髦的词汇给你的行业带来了怎样的冲击和变化?你怎样看待这些变化?

  M:在区块链的概念中,最值钱的叫超级节点。社会也是一样,今天这个时代谁是超级节点,谁就拥有更多的控制力,所以做联合办公也是一样,我们要成为超级节点,聚集拥有超级算力的人,成为超级算力的平台。这样,我们的算力强,能力场就更大,才能和更多的行业去交互。所以我们虽然从办公出发,但最终的诉求是聚集思想,形成社会链上的一个超级节点,这是我梦想中的联合办公。

  C:商业在过去10年,让中国社会各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很多人会怀疑联合办公行业的爆发还是太缓慢,你如何看待这种说法?你对其前景是否乐观?

  M:实际上,爆发还是要很长的过程,比如淘宝、京东其实都经历了十年以上的过程才爆发。商业的东西要蓄能很久,然后爆发,我们只是在做的过程中,不断让它爆发一点,释放一点。但我还是乐观的,量变最终会引起质变。这是我们看得见的,因为相信,所以我们坚持。

  C:过去十年,你认为在商业方面涌入了哪些新的想法和理念?

  M:在一个人类社会的知识大突破、技术大飞跃的时代,每件事情都是游戏。你是以打工的心态进入社会,还是带着创新的眼光进入这个社会?你是准备加入游戏,还是去lead一个游戏,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特点。所以每一个产业产生之后就会有激烈的竞争和互相冲撞。这在原来是不可能出现的。如今这个时代,在重新组织力量,在重新聚合能量,在向人类社会更高的知识阶层、技术阶层前进,无论任何人,不管是企业主、技术人员,还是政治家,其实都不能逃避。在这场游戏里要寻找自己新的角色。

  C:在中国,可能从没有一个时代像现在这样,公开表达对于年轻人的重视,对于创新的重视,你怎么看待这些现象?

  M:纵然互联网时代公司裂变的速度越来越快,但真正把一家公司做出品牌,还是需要时间积累的。我认识一个只有中学学历的创业者,他的人生目标是要做天下最好吃的水饺,让饺子走向千家万户。他学历不高,但现在3年创业做成了中国最大的饺子连锁品牌之一,叫小恒水饺。这就是今天中国创业生态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他们构成了创新中国的整体局面。这一批人中间一定会出现未来的栋梁之材和非常优秀的企业家。这些人的成长过程都是从炼狱里过来的,都经历了你难以想象的痛苦和折磨。

  今天所有的创新某种程度上都像是“游戏”,有想象力的人都是在“写游戏”,写一个会影响世界,影响未来的游戏,但这个游戏实际上要反映在现实生活中,并且对社会有价值的。今天所有的想象力都是从游戏开始想像的,而它最终有可能会变成现实生活。

  C:根据你个人的经验,你对现在的创业者有什么建议?

  M:可能我们具备着某一些方面的能力。比如我们对城市的理解,我们是房地产经营出身的,第二,我们是个多元化的团队,我们有强大的互联网,有做连锁店运营能力的合伙人。创业初期,我们创始团队里面的一个主要合伙人还是位律师,所以我们一开始就非常注意风险,非常注意规范,一开始就设置了很多安全线和边界,而不是草莽式的创业。

  因为我们现在也做并购,所以会看很多创业公司,我们发现今天很多创业公司里边问题积累到千疮百孔。这就是因为开始的时候,团队可能对整个建立一家公司就没有完整的概念,只顾一味的业务上冲,等到反过头来再补公司概念和规划的时候,就会出现很多问题。最简单的,我们看到有些公司直到IPO时,才发现公司经营了好多年,连社保都没交过。

  C:你对人工智能这一新技术怎么看?

  M:我有个好朋友是地平线机器人的创始人,他原来是百度研究院的院长出来创业,他就说,机器人最终是一个深度网络神经学习的问题。而深度网络神经的关键就是芯片,所以芯片是人工智能最核心的东西。


360搜索:毛大庆:所有的创新都好比一次“游戏”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毛大庆:所有的创新都好比一次“游戏” 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